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醉仙葫 起點-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靈符宗滅門看書

醉仙葫
小說推薦醉仙葫醉仙葫
对于个别漏网的高阶修士,其实也没必要紧追不舍,这些连拼命都不敢,只顾自己逃生的人,更看重的还是自己的利益和性命,对灵符宗根本就没有多少感情,以后肯定也不会为了灵符宗来寻仇。
双方实力差距实在太大,转眼之间灵符宗已经是死伤无数,筑基以下修士逃散近半,金丹修士少了三成,而元婴修士也只剩下了两人,一个是灵符宗那元婴四层的大长老,他能坚持到现在,主要还是因为他元婴四层的实力,青阳一方虽然人多,但是想要在短时间内杀死他也不容易,另一个则是那长相粗豪的元婴二层修士,他能活到现在,则是因为敢拼命,完全两败俱伤的打法,使得柳旭真君在战斗中有些畏首畏尾,越不怕死反而命越大,如此才能够坚持到现在。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两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全身上下受创无数,布满了恐怖的伤口,不仅如此,真元和神念的消耗也极其严重,两人都已是强弩之末,落败身死是早晚的事情。
而邀月真君和青阳这边,也就有两名金丹修士比较倒霉,不小心陷入灵符宗弟子重围,混战之中被杀死,其他受伤的都找不到几个。甚至青阳和铁臂灵猴都没怎么动手,对战双方实力差距实在太大,高阶修士被其他人包圆了,两人又不屑于杀那些低阶修士,只能闲着。
此时整个战场上已经堆满了尸体,放眼望去足有两千多具,看起来惨烈之极,青阳不由得摇了摇头,修仙界就是这么残酷,一个门派被灭,伴随的就是无数的死伤,这种事在修仙界实在是太普遍了。
如此看来,当初九州大陆的那场劫难还算好的,血魔教突然发难,灵虚公子直接控制了清风殿的高层,正魔之间直接过渡,下面没有造成多少死伤,甚至无思长老不愿意归顺,血魔教的人都没有为难他,做事比眼前这些人正派多了,所谓正道不是全正,魔道未必都魔。
眼见得自己一方元婴修士即将全军覆没,灵符宗剩下的金丹修士和筑基以下修士再也坚持不住了,也不知谁带了头,开始大批大批的逃散,不过是一炷香的功夫,筑基以下修士剩下不足七十,金丹修士也逃得只剩下了十几个,场上灵符宗修士满打满算不到百人。
不过没有人怪罪那些逃走的,他们能够坚持到现在,也算是尽力了,至少比那些一开始就逃走的强多了,没有必要非让他们送死,至于剩下的这些人,都是报了必死之心的,也不可能再逃了。
果然,见到场上只剩下百十来人,那长相粗豪的元婴二层修士脸上多了一丝疯狂,身上的气势开始急剧变化,邀月真君见多识广,顿时脸色大变,道:“不好,此人要自爆,大家快退。”
真没想到,灵符宗居然有人这么疯狂,敢使用自爆这种极端手段,更没想到的是,此人居然选择在双方混战的时候自爆,这是准备把自己人和敌人一起炸死,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可谓是狠到了极点。
不过灵符宗这边只剩下了不到百人,其中还以低阶修士居多,邀月真君和青阳一方也有近百十人,全部是元婴修士和金丹中后期修士,自爆的话吃亏的肯定不是灵符宗,而且灵符宗的这帮人都是报了必死之心留下来的,能在临死前拉上几个垫背的,死的更有价值。
这可是元婴修士的自爆,就算是元婴修士也不敢直接面对,邀月真君说话的同时,已经向后退出了足有百十丈,其他人反应也不慢,各展所长向后急退,就连灵符宗的修士也不例外,虽然他们报了必死之心,可谁也不愿意死在自爆之中,留着性命才能多杀敌。
这时候就听轰然一声巨响,地动山摇,附近被炸出一个百丈左右的巨坑,青阳等人反映已经够快的了,不过还是被自爆所波及,被巨大的冲击波推着向后飞出十几丈,才堪堪稳住身形,连忙上下检查了一遍,只是外面的衣服被被炸烂了,身上倒没有受什么伤。
其他元婴修士都跟青阳差不多,只有柳旭真君两人,因为距离那自爆之人太近,逃跑的也不够及时,受伤比较重。至于那些金丹修士,情况就糟糕多了,当场被炸死了十几个,重伤的也有十几个,剩下的或多或少都带了伤,也就是他们离得远,要不然一个都跑不掉。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醉仙葫》-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靈符宗滅門展示
灵符宗的情况更惨,筑基及以下修士无一幸免,金丹修士只有寥寥几人,还各个带伤,元婴修士还剩下一个,也就是那个元婴四层的大长老,不过此时一条命没了大半,几乎失去了战斗力。
精彩都市言情 醉仙葫笔趣-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靈符宗滅門閲讀
看着身后孤零零的几名金丹修士和满地的尸体,那灵符宗大长老凄惨一笑,道:“之前邀月真君说得对,这件事不能怪你们,要怪就只能怪我灵符宗平时行事霸道,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偌大一个灵符宗,就因为石符真君一己之私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打到如今这个地步,我也算是为灵符宗尽力了,你们的气也应该消了,那些已经逃走的灵符宗弟子,对你们也构不成什么威胁,就此放过他们吧。”
对于有些心比较狠的人来说,灭掉一个门派,那就要把所有的弟子都斩尽杀绝,一个都不留,哪怕是逃走的也不会放过。不过邀月真君和青阳都不是那样的人,他们来此只是为了灭掉灵符宗,任务完成,目的达到,完全没必要费心费力的再去追杀那些逃走的弟子。
邀月真君点点头道:“这点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他们以后不打灵符宗的旗号,不来找我晦气,我就不会再找他们麻烦。”
“如此,就多谢了。”那灵符宗大长老笑道。
说完之后,就见他浑身气势一变,也不知做了什么,身上忽然有大量的能量朝着外面逸散开来,而他本人的相貌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衰老着,原本看上去只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很快就变成了九十多岁的耄耋老人,身上的气息也越来越弱,直到最后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