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v6v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陽壽已欠費 西西弗斯CC-第五百零九章 基站真的有用相伴-4ko6f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那一天,证道的人有很多。
其实说是证道,无非就是借助动物的念力保住自己的性命罢了。
保命的手段而已,称不上多光明正大,多光彩,多自豪。
新月美人刀 东方玉
鼠仙保住性命之后,就找了个地方,努力的吸收阴气,并且用念力巩固自己的身体。
然后,他活下来了,他迅速的逃离了江城。
他前脚刚刚出来,后脚江城就被封闭了。
外面的人间,依然一片祥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大家依然热爱生活,依然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
鼠仙看着为了生活忙忙碌碌的人们,忽然呜呜的哭起来了。
只有在江城经历了生死,才能知道现在的悲欢离合是多么的的可贵。
他没有再偷过东西,因为他使用鼠证道的。
世人虽然讨厌老鼠,但是也不乏喜欢的。
就应了那句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鼠仙靠着这些念力,躲在暗处,一点点的成长起来。
大多数时候,他都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宅着。
在那种时候,他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一幕幕往事来。尤其是江城中的一幕幕往事。
鼠仙总是从噩梦中惊醒。
后来,他知道不能这样下去了。
于是,他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
他开始寻找道士的亲人。
其实道士说过,他没有任何亲人,因此在人世间四处游荡,无牵无挂。
但是鼠仙觉得,人生在世,怎么会一个亲人都没有呢?
就算没有亲人,总有朋友吧?就算没有朋友,总有认识的人吧?
其实鼠仙也没有亲朋好友,他只认识道士一个人。
他想找到道士的朋友,和那些人聊聊道士。
聊聊道士的过去,聊聊道士的死,喝几口酒,感慨一番。
鼠仙不希望道士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去。他希望道士能够留下姓名,留下痕迹,哪怕是很短暂的姓名。
但是鼠仙没有找到,什么都没有找到。
人生如朝露。
那段时间,鼠仙觉得自己顿悟了。
所有人都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寿命有限,死后为鬼,鬼死后依然是永远的空白。
就算能够青史留名,可是前年百年后,谁还关注?
如果尺度放大到几万年呢?几十万年呢?几百万年呢?
或许是因为这番经历,鼠仙的修炼一直很顺利,没有受到怨念的困扰。
对于这样一个大彻大悟,看开一切的人来说,什么怨念,什么烦恼,都已经不存在了。
鼠仙想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听到吧嗒一声,密码锁打开了。
于是,他悄悄地钻到了保险柜当中。
落峰之凡劫 双耳樽
这保险柜很大,大的就像是一间屋子。
在这屋子里面,有很多抽屉。
每一个抽屉里面,都放着一份绝密文件。
如果挨个找下去,恐怕会浪费很多时间。
夜长梦多啊,也许过一会就被人发现了。
鼠仙把自己的魂魄分成了很多份,开始感应每一个抽屉里面都有什么。
有的是文件,有的是珠宝,有的是印章,有的是……
鼠仙叹了口气,他觉得保险柜里面的东西很有生活气息,也许只有人间才会出现这种东西。
当初鼠仙本来觉得自己是人间的局外人。
他整天在人间游荡,已经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后来是人间的烟火气吸引了他。
他觉得人间是一件粗糙的艺术品。
初次看起来,觉得很粗糙,很杂乱无章。
不同的人种,不同的语言,不断地战争,不断地争吵。没有片刻安宁。
但是仔细去看,又觉得很精妙。
无论是人的身体,还是人的社会,都恰到好处,一环扣一环,浑然天成,不见半点雕琢的痕迹。
那段时间,鼠仙如痴如醉的研究着人间。
渐渐地,他爱屋及乌,重新爱上了世人。
鼠仙从大彻大悟,又变成了拥有烟火气的普通人。
只不过这一次,是升华之后的普通人,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
后来李闻召集所有修行人,商议拯救人间的对策,鼠仙是主动出来的。
这时候,鼠仙已经把整个人间当成自己家了。
鼠仙一边回忆往事,一边把所有的柜子都看了一遍。
最后,他的注意力锁定在了一个U盘上面。
念力研究的资料,应该就在这U盘当中。
鼠仙看不到里面的内容,但是他能感觉到,这就是关于念力的资料。无他,因为U盘旁边还有一份纸质的文件。
鼠仙也没客气,全都打包带走了。
从保险柜溜出来之后,鼠仙很贴心的关上了门,然后向永康研究所疾奔而去。
然而,在半路上的时候,鼠仙忽然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种气息很淡,很遥远。仿佛是多年前的惊鸿一瞥。
鼠仙的理智告诉他:不要管了,快走吧。
但是鼠仙的第六感告诉他,必须下去一趟,必须看看那里是什么情况。
于是,鼠仙下去了。
他看到了一件破败的道观。
道观很破,但是打扫的却很干净。
有一个十来岁的女童,正坐在门槛上,皱着眉头看着远处的云起。
鼠仙一步步走过去。
女童看到了人间,顿时惊喜的站了起来,当她看到鼠仙的脸的时候,又失望的坐下去了。
鼠仙看见女童身上穿着道袍,只不过这道袍已经很旧了。很多地方洗的发白,很多地方都打着补丁。
女童看见鼠仙之后,有意的把补丁藏了藏。
鼠仙看到补丁,放心内心深处有什么地方被击中了一样。
有些心酸,有些悲伤。
鼠仙把这些莫名其妙的情绪驱赶走了。
他对女童说道:“你是谁?”
女童看着鼠仙:“你又是谁?”
鼠仙说:“道观里的其他人呢?”
女童说:“出远门了。”
鼠仙问:“去什么地方了?”
女童说:“几年前江城闹灾,师父带着两个师兄去救灾了。我一直在等他们。”
鼠仙微微一愣。
他想了想,用精神力模拟出来了当年的小道士:“是他吗?”
鼠仙只见到了小道士几秒,就是小道士提着桃木剑,抱着一腔赴死之心,冲向阴间人的场景。
鼠仙只模拟出来了这一段冲刺,没有模拟小道士的惨死。
女童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小道士。
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之后,女童带着哭腔问鼠仙:“我师兄,怎么样了?”
鼠仙冲她勉强笑了笑:“你放心,他很好。他杀敌无数,已经做了英雄。”
女童像是松了一口气,他又问:“那我师父和另一个师兄呢?”
鼠仙说:“他们都很好,他们也是英雄。”
女童使劲点了点头。
鼠仙拍了拍她的头:“你要一直在这里等他们吗?”
女童说:“当然要等,不然他们回来了,就找不到我了。”
鼠仙想了想,对女童说:“英雄是很忙的。现在人间大乱,有很多事等着他们做。”
“要不然,我帮你在这里留一个纸条,然后你跟着我走,去人间怎么样?”
女童说:“这里就是人间。”
鼠仙叹了口气,然后在身上摸了摸。
他把能找到的天材地宝都拿了出来,交给了女童。
然后说道:“如果你有困难了,可以随时找我。我叫鼠仙。”
女童懵懵懂懂的哦了一声。
鼠仙带着U盘和文件,继续赶路。
他回头看了看,发现女童依然坐在门槛上,望着远方的云气。
鼠仙留下的宝贝,她根本没有动。
女童盯着云气看了一会,忽然开始擦眼泪。
鼠仙忽然意识到,女童或许猜到了,她的师父和师兄已经不在人世了。
或许,在鼠仙来之前,她就已经猜到了。
鼠仙叹了口气,扭过头去,不再看女童了。
年纪大了,越来越受不了这种场面了。
回到永康精神病院之后,鼠仙找到了李闻。
李闻正在安排一些大能,在永康附近布置一个结界。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按照李闻的设想,对方已经弄来了一个假李闸,看来在那片云到来之前,对方似乎察觉到了人间的反抗,想要搞点事情了。
既然如此,那就有所防备吧。别等着大战还没有开始,就被人阴死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李闻看到鼠仙之后,热情的招呼他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怨气酒。
鼠仙微微一笑,摆了摆手拒绝了。
李闻惊奇的看着鼠仙:“怎么?你不想喝吗?”
鼠仙嗯了一声:“我已经看过世间百态了,不需要怨气酒了。”
李闻说:“人间就是这样,你以为你已经了解人间了。但是换个角度看,你会发现更精彩的地方。”
“要不然那么多人舍不得死呢?”
鼠仙说:“我只看到了一种,就已经回味无穷了,剩下的已经不需要了。”
李闻向鼠仙竖了竖大拇指:“高境界。”
随后,李闻问鼠仙:“东西拿到了吗?”
鼠仙嗯了一声,把资料交给了李闻。
李闻看了看,发现里面有各种数据,什么赫兹,什么半径,什么功率。
看得人头晕眼花,他直接把这些东西交给了吴能。
他拍了拍鼠仙的肩膀:“你做的很好。我这里还有一些好东西,你可以随便选一样。”
这算是给鼠仙的报酬了。
没想到鼠仙摇了摇头,对李闻说道:“其实……我不需要这些东西了,我有个不情之请。”
李闻好奇的问:“怎么?”
鼠仙说:“现在人间遇到大劫了,我们正在全力对付那片云。”
李闻嗯了一声:“是啊。”
鼠仙说:“不过,人间不止遇到过这一次劫难。我们曾经有多很多场战斗。比如人间对阴间的战斗,在江城很多人战死了。”
“可是现在,阴间消失了。那场战斗也没有人提起了。那些战死的人,也曾经因为守护人间,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但是最后,因为大势的变化,他们当初的贡献似乎没有那么重要了。”
李闻摇了摇头:“很重要,一直都很重要。”
鼠仙说道:“那我们能不能帮他们立一个牌位,让他们能享受到祭祀。或者传播一下他们的事迹?”
李闻说:“当然可以。”
鼠仙有点犹豫:“真的可以吗?”
李闻笑了笑:“为什么不可以?”
鼠仙沉默了一会,对李闻说:“现在阴间和人间已经合流了。我们纪念这样的英雄,那些阴间人会不会愤怒?”
“现在我们的敌人毕竟是那片云。如果因为祭祀死去的人,让活着的人起了内讧,最后因此而害了人间,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李闻嗯了一声:“你的担心也很有道理。”
“不过,阴间人已经消失了,不存在内讧的问题。就算阴间人没有消失。他们到了人间,那就是人间人了。”
“这不妨碍他们崇拜我们的英雄,我们崇拜的是英雄杀敌的精神。至于血缘上的事,那是小事。”
鼠仙说:“你的意思是,同化?”
李闻嗯了一声。
鼠仙更加犹豫了:“这样会不会让人说,我们在故意同化他们?这样他们会有意见的。”
李闻呵呵笑了一声:“为什么他们不想让我们同化他们?他们是有异心呢?还是想怎么样呢?”
花千骨之画骨爱恋 浮梦雨嫣
“世界大势,是向前走的。从一个个部落,变成部落联盟,从部落联盟变成国家。守着所谓老祖宗的那点东西,除了让他们精神上觉得自己很个性之外,没有一点好处。”
“不朝前看,反而朝后看。难道生了病之后,先要讨论一番阴阳五行再抓药吗?”
鼠仙苦笑了一声:“这个道理,你我都懂,可是他们未必懂啊。人家对自己的老祖宗,毕竟是有感情的。”
李闻摊了摊手:“那没办法了。谁让那些英雄是咱们人间的英雄呢?谁让人间赢了呢?谁让人间占了大多数呢?”
“有本事,他们也赢一次好了。先己后人,先亲后疏。祭祀自己的族人,还要看敌人的脸色,担心敌人高兴不高兴,那是不是太贱了一点?”
鼠仙嗯了一声:“好像挺有道理的。”
李闻拍了拍鼠仙的肩膀:“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吧。把古往今来,反是对人间有贡献大人,都一一查访出来,最好用精神力模拟出来他们的容貌,声音,事迹。做的宏伟一点,壮观一点,感人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