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再起 飛天纜車-第九百七十三章下城展示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就在这一瞬间,巨大的灰尘笼罩大地,晴天霹雳不足以形容,李嘉哪怕隔离了数百步,但依旧感觉耳朵震得慌。
甚至,他的面前,一群扑棱翅膀的鸟儿,从天空坠落,数以百只,不远处的山岭,甚至还隐隐约约传来虎啸声,凄厉而又惊恐。
成群结队的鸟儿,四处散开,从山岭中铺天盖地地乱窜而出,遮住了大半个天空。
“这是神力吗?”
唐军们一个个目瞪口呆,许多人伴随着耳鸣,话都说不出半句,就傻呆呆地看着。
“这,这,这……”潘崇彻立在皇帝身旁,嘴唇颤抖,双目无神,结巴了好一会儿,才哆嗦道:“陛,陛下下,这是那些棺材?”
“没错。”李嘉回过神来,说道:“这是那些棺材的力量,记住,不要说出去。”
好一会儿,灰尘渐渐散去,原本矗立的襄阳城墙,倒塌了近半,约莫有一里之长,露出里面的瓮城。
不用说,城墙上的兵卒,早已经随着城墙,而一同消息,可能数百,也可能数千,就在这么一瞬间。
“棺材有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李嘉嘀咕了一声,精神振奋,一种实践历史的快感踊跃全身,这才是穿越者最大的金手指——知识。
一旁的将领们,包括曹彬,刘光义等人,嘴角依旧抽搐着,但勉强回过神来,心中满是恐怖。
这要是用到他们身上,那早就完了。
不过,随即又是惊喜交加,有了这样的秘密武器,何来城池不克?何来天下不得?
统一天下,稳了——
“陛下,乘此机会,全军出击,一举夺下襄州——”潘崇彻反应过来,连忙说道。
“恩!”李嘉点点头,说道:“你是部署,你说的对。”
潘崇彻闻言,正待发号施令,突然耳边传来皇帝的高声:“传我命令,全军出击——”
侧目而视,只见皇帝抽出腰间的宝剑,举过头顶,迎着风,虎目而视,散发着特有的皇帝气派,威严,让人不自觉的想顶礼膜拜。
仿佛就是上天之子一般。
“这就是天子之威?”包括潘崇彻等将领在内,一个个心头晃动,一股从心底里散发的崇敬,直冲大脑。
当然,这是皇权加身的特效,如果是个破衣烂衫的兵卒在发号施令,也就只有可笑了。
得到号令后,兵卒们疯狂地向前涌进,旗帜都颠倒了,惊天的呐喊声,响破云霄,潮水一般的军队,直接来到襄州城,踏着尸体和倒塌的城墙,从缺口疯狂涌入。
瓮城上的兵卒,似乎才回过神来,面对唐军的袭击,早就丧失了斗志,不堪一击,轻易地就被拿下。
至此,整个襄州城,已经可以宣布易主了。
“噗嗤——”潘美被震伤五脏六腑,吐出一口鲜血,面对整个倒塌的城墙,他悲痛欲绝:“石兄,你死的好惨啊——”
石守信在墙下预防隧道,他则相隔较远,并没有随同城墙一同倒塌,侥幸逃过一劫,但巨大的余波,已经让他受伤不浅。
眼见瓮城也沦陷,他悲痛欲绝:“诸位,可愿与我一起,抗贼杀敌?”
被众将抢救过来的潘美,竟然有如此要求,的确让大家措不及防,一时间,反而没有言语了。
“使君,如今襄州城已经陷落,刘使君也下落不明,大势已去……”
某个将领轻声说道。
“哼!”潘美冷哼一声:“尔等想要我归降不成?”
“使君,大势所趋啊!”某人一脸悲痛地说道:“敌强我弱,若不归降,咱们弟兄怕不是十不存一啊!”
“我等身不由己啊!”
所有人单膝跪下,一脸的恳求。
之所以留下潘美,实在是他们上不得台面,而潘美不仅位高权重,而是待人宽厚,替他们背锅,再适合不过。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尔等竟然陷我于不仁不义之地。”潘美气急,吐了口血,众人匆忙应付,不断地规劝着。
“罢了罢了!”潘美胳膊拧不过大腿,无奈地屈服:“去将襄州的版册拿过来,另外,给我换一身衣裳!”
“这?”将校们懵了。
“就穿着铠甲,这像是归降的样子?”潘美气急,一群家伙,这都不懂,需要他亲自来吩咐。
而这时,潘崇彻伴随着皇帝,进入了襄州城,对于其坚固,印象太深刻了,其不由得说道:“石守信,潘美等困守襄州衙门,其乃是赵匡胤心腹,多日来极为顽强,困兽犹斗,兵卒凶悍,抵抗强烈,怕是要死伤不少人。”
“陛下您看,在襄州城经过改造,处处都是工事,足以组成巷战,如果不是陛下施以手段,襄州城会让咱们损失极为惨重!”
“恩!”李嘉点点头,看着这些工事,的确是利器,对于禁军,绝对是一场极大的损失,能够凭借棺材炸城墙,的确是及时。
“微臣担心,襄州内城,恐怕易守难攻,将士们损失不小,不如劝降其人?”
潘崇彻轻声建议道。
“劝降吧!”李嘉随口说道:“这两人也算是名将,能困守月余,我在长沙久闻其名,获得这两大将,也算是极大的收获了。”
“另外,督促宪兵司监督好军队,我不想有任何扰民的情况发生。”
“诺!”潘崇彻立马点头应下。
“报——”这时,突然就有兵卒过来,单膝跪下,说道:“许多宋兵出了内城——”
“陛下,怕是宋军想玉石俱焚吧!”潘崇彻担忧道,这种两败俱伤,置死地而后生的办法,对于唐军损失太多,不值得。
李嘉也有这种担忧,毕竟石守信是赵匡胤的结拜兄弟,与普通的将领不一样。
夢 江南
这时,又有兵卒过来,高呼道:“禀报陛下,宋将潘美并数百将校,出城投降,皆无持械。”
“好——”李嘉大喜,对着潘崇彻说道:“这宋军,果然识时务,并没有出现部署预料的境况。”
“这,这……”潘崇彻苦笑一番,说道:“中原兵卒不知廉耻忠义,这是唐末陋习,末将的确不知。”
“走,迎接这座襄州城吧!”
李嘉心情愉悦,脚步轻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