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泰拉世界見聞錄 愛下-聖誕節番外(下)——聖誕分享

泰拉世界見聞錄
小說推薦泰拉世界見聞錄泰拉世界见闻录
虽然说是白翊提出来的要搞一个圣诞节的庆祝,但凯尔希也没有让白翊他们闹腾特别长的时间,晚上六点多的时候,原本还想要在食堂闹腾的干员们倒也是很自觉地都回到了宿舍。
白翊是被阿米娅和蓝毒一起给搬回宿舍的,原本只是打算在食堂跟大家凑个热闹的白翊,架不住凛冬等人的热情,喝了两杯之后当场就倒在了桌子上不省人事。
“博士的酒量……还是这么的差吗……”两人将白翊给送到了床上,后者这会儿已经传出了轻微的呼噜声,虽然并没有多大的酒味,但白翊的脸上已经是红成了一片。
“好像是因为酒精过敏?等会我跟凯尔希医生问下要一点醒酒的药过来吧。”阿米娅伸手在白翊的胳膊上抚过,原本只是生长在手背上的源石结晶现在已经一直长到了上臂三分之一的位置。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阿米娅怎么也不会想到,仅仅是一年而已,白翊的感染程度竟然会变得这么严重。
“凯尔希医生对他的身体状况怎么说?”蓝毒也是坐在了床边,作为唯一一个真正将自己缴给了白翊的干员,蓝毒对白翊的某些动作和表现要亲密许多。
就好比现在,阿米娅还是只是说检查白翊身上的源石结晶,蓝毒这会儿已经开始着手准备给白翊脱制服好让后者躺的舒服一点了。阿米娅在旁边站了一会儿,或许是感觉自己就这么站在旁边看着也不好,于是也上手帮着蓝毒。
“博士他,这一年在泰拉大陆上,经历了很多吧。”阿米娅看着白翊带着些倦意的脸,压低了声音,似乎是担心会吵醒白翊。“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亲身和博士一起经历,但博士在泰拉大陆中的一切,都传到了好远的地区。明明并不是原生的博士,但却这样去帮助感染者。”
“这也就是白翊的魅力所在吧,也可能,是我们罗德岛的理念,和他心中所任何的理念一致。哪怕是不一样的世界,这样的理念,也同样能够传达到并且得到认同。”蓝毒给白翊擦拭着脸,道。
“我们先出去吧。”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白翊从自己的宿舍中醒了过来,意识清醒过后白翊第一时间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水果的香味。这个味道他以前在罗德岛就闻到过,是蓝毒身上那种独特的体香。
“看来是被蓝毒搬回来的啊。”白翊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翻身下床看了一眼,发现床下的物件还在后,顿时松了口气。
“还好她们没有发现。”笑着将箱子从床下拖了出来,白翊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这会儿刚好是晚上十一点半,距离白翊原定的计划开始时间还有一会儿。在最后确认了一边箱子里面的东西后,白翊又拿出了另外的一套东西。
征帆天涯
一套他专门找人定做的大红色服装。
“好了,大家应该都已经休息了吧。”将箱子里的东西都放进了大口袋中,再换上了大红色服装,颇有几分圣诞老人的意味。
“给大家送礼物去咯。”
夜间的罗德岛,除了医疗部门还会偶尔有干员通宵搞研究外,只剩下了走廊上的夜灯还点亮着。白翊背着口袋,手上还拿着一个名单。相比于之前从宿舍中出来的时候,白翊的口袋已经是瘪了不少。
“嗯,刚才已经是把小羊的衣服送到了。后面的是伊芙利特。”白翊嘴里念叨着,在路过食堂的时候却听到一些细细簌簌的声音,推开食堂的大门看了一眼。某个叼着蜜饼的馋猫……哦,应该说是傻狗从食堂里头探出头来,脸上还带着几分惊喜的意味。
“小刻。”就在刻俄柏打算叼着蜜饼回去的时候,白翊很干脆地开口叫住了后者。后者先是一个激灵抖了一下,但在转头看到是白翊之后脸上却又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啊,博士。你也是肚子饿了吗?”
“不是的哦。”白翊上前揉了揉小刻的脑袋,“小刻又饿了吗?”
“嗯嗯。白天的时候火神大姐让小刻帮忙处理了一下武器,消耗了好~多好多~”刻俄柏叼着蜜饼用双手在面前画了一个大大的圆,看的白翊想笑。
“但是现在是休息时间哦,小刻应该要去休息了。”白翊在自己身后的口袋里摸了摸,拿出了一袋子巧克力,“来,这个要在明天才能够吃哦,晚上吃太甜的对牙齿不好。”
“唔嗯~?”小刻歪了歪头,很明显是没有搞明白白翊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很听话地点了点头。只是在拿着巧克力转身离开的时候,那一步三回头的样子,看的白翊很是怀疑小刻会不会打算等会儿溜进食堂祸祸。
无奈将小刻给送回了寝室,白翊突然反应过来,小刻的床位跟自己是一个房间,但是小刻是什么时候溜到食堂的他竟然半点反应都没有。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白翊显得有些懊恼。回到罗德岛后他就有些松懈了,之前在泰拉大陆上和W等人到处浪的时候,他的警觉性是跟着……或者说是被W给捉弄到很高的一个地步了。
哪怕是因为晚饭的时候醉酒,白翊都自认为不应该放松到这样的地步。
摸索着打开了伊芙利特宿舍的房门,白翊还没来得及转身,塞雷娅的声音就已经在白翊的身后响起:“博士,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异界之光脑威龙 苍天白鹤
响起的声音让白翊差一点就转身挥拳,只不过突然想到身后的这位,拳头挥舞的欲望被他硬生生地给压制住了。“塞雷娅吗?抱歉打扰你们了。”
白翊将身后的口袋给放在了地上,抹了抹头上并不存在的汗珠。他原本以为伊芙利特的宿舍现在应该是只有她一个人,他这会儿过去来让伊芙利特早上醒来后能够有一个惊喜。结果开门后发现对方的老爹就在门后等着呢。
一种悄悄潜入女友家中给她惊喜结果被未来老丈人当场抓获的赶脚。
“没有,其实我也是悄悄进来的。”塞雷娅靠近后,白翊才看到,塞雷娅此时是穿着一身像是警察的制服,“走之前来看看她。”
“又有任务了吗?”白翊回想了一下,似乎罗德岛的任务委派之中并没有需要塞雷娅出手的这种紧急任务来着。
“不是,是一点私人的事情。”塞雷娅摇了摇头,随后又看向了依然在熟睡中的伊芙利特,这会儿,后者刚好是翻了个身,口中还在嘟哝着。
“博士……我下次不会再把你的高资词条给烧掉了……我的火焰……我会掌控好的……”
嘶~白翊听到这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涌起了一股牙酸的感觉。当时他第一次听到罗德岛的公开招募条件被小火龙给烧掉后,他差一点就想要直接杀回罗德岛打小火龙屁股了。就没见过这么熊的孩子。
撇了撇嘴,想到伊芙利特的监护人还在旁边呢,白翊也没有打算说要现场吐槽。只是从袋子里拿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塞进了小火龙挂在床边的袜子里。
“圣诞快乐啊。”
塞雷娅一直看着白翊做着这些然后一同离开了宿舍:“伊芙利特这孩子,给罗德岛带来了太多麻烦了。”
“哪里。只要小火龙开心就好咯。”白翊摇了摇头,这话说的他内心有点吐血,毕竟伊芙利特在罗德岛里面是搞了些什么事情,哪怕他在外也是非常清楚。
记忆最深的就是这丫头连着烧了自己的两次高资。虽然后面白翊也是知道了真实原因原谅了伊芙利特,但只要想起来的时候还是会有一种想要把熊孩子吊起来打的冲动。
“博士,其实凯尔希医生也跟我说过很多,但是博士,你跟凯尔希医生说的并不一样。”塞雷娅在即将要跟白翊分开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谢谢你,博士。让伊芙利特能够在这里,生活这么快乐,学到这么多东西。”
目送着塞雷娅离开,白翊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体有些僵硬。跟塞雷娅说话的时候虽然并没有多强的表现,但从塞雷娅的身上,却总是散发着一股属于“拳皇”的气场。让白翊这个在泰拉大陆还算是混出来了新名头的家伙依然是感觉有些不自在。
“呼,还是早点给他们把东西送过去。”
……
虽然说罗德岛目前的干员数量已经是达到了一个可观的数量,但白翊送礼的速度倒是快的不谈,不出一个小时,白翊原定的要送给干员们的礼物是全都送了出去。只是,在经过医疗部门的时候,白翊停了一下,在犹豫了一番后,还是走了进去。
医疗室的灯光依然点亮着,白翊进入医疗部后并没有停留,而是径直走到了医疗室的最深处。在这里,原本是被凯尔希设定禁止白翊靠近的房间,此时亮着灯,房门被打开了一条缝。
推门走了进去,白翊无视了在影视中已经看到过无数回的陈设,直接走到了这些设备后方的桌子边。身着白卦的凯尔希伏在桌子上,脑袋就这么枕着自己的手臂,压住一份报告睡得正香。从后者的脸上,少有的能够看出几分安然的神情。
“真是,又睡着了吗?”白翊伸了伸手,在忧郁了一秒钟后,还是搭在了凯尔希的脑袋上,将后者散落下来的发丝给理了理。“说过多少回了,不要在医疗室里面就睡着了啊。”虽然医疗室里面的空调系统不至于让凯尔希得感冒这样的病,但就这么在医疗室中睡着,第二天醒来也是必然很难受的。
担心将其抱回房间会惊醒凯尔希,白翊四下看了看,最后是将自己身上的大衣给解下,披在了凯尔希的身上。目光扫过凯尔希压着的文件,文件头上的文字在医疗室灯光的照射下有些模糊,但白翊还是分辨出了上面的内容。
“我的血液成分研究?当时抽出来的那400cc血吗?”白翊记得自己在离开的时候是专门给凯尔希留下了一些自己的血液样本和细胞样本的,不过因为自己对这方面的知识是一窍不通,所以他也就没有怎么在意这些研究。
“也不知道能够研究到哪种程度,希望我的血液真的能够起到作用吧?”白翊这么说着,转念一想却又感觉有些好笑。要是真有作用的话怎么办,这种事情也不可能曝光出去,那样自己可能会像养鸡场里面那些下蛋的鸡一样,被那些组织抓去不断地榨取。
伸手在已经完全瘪下来了的袋子中摸索了好一阵,白翊才将一个拳头大小的盒子拿了出来。这个本来是他在莱塔利亚地区无意间发现的一个物件,虽然也是属于源石结晶造物,但其本身却并不会像普通的源石结晶一样对人体造成侵略性的感染。也正因为如此,白翊干脆就将其做成了一个项链的样式,一直带在身边。
“抱歉啦凯尔希医生,其他的礼物实在是有点太……”白翊看了看自己袋子里头剩下的,奇趣蛋,棒棒糖……基本上都是一些小孩子会喜欢的零食和小物件,如果说是要当作礼物送给凯尔希的话,总感觉太过儿戏了。
“节日快乐,凯尔希医生。谢谢你们,一直以来我在外面这样浪还这么相信我。”
谢谢你带着罗德岛的大家,一起走到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