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419章 重回“太虛”(3-4)看書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陆州检查完小鸢儿的修行状况以后,说道:“一次性提升三命格非常危险,你的命宫强度足够,但也不能这么急功近利。”
小鸢儿问道:
“师父,命关的作用不就是为了减轻痛苦,让后续更容易开启命格吗?”
陆州回答道:“确实如此。”
“可我不疼啊!”小鸢儿道。
“……”
这就很气人了。
偏偏让陆州想起了地球时代某些不太好的回忆,他拼尽全力学习考试勉强及格,而某些人玩着玩着考了满分。
这大概就是天赋。
即便小鸢儿不依靠太虚种子,本身的天赋也足以让她进步飞快,有了太虚种子之后,如虎添翼,如鱼得水。加上她修炼的是太清玉简,这门功法比较全面,没有明确的方向,倒像是循序渐进,底蕴深厚的一种功法。
这些年来撇开镇寿桩带来的流转速度,她能做到一日三命格,也在情理之中。
陆州当初做到过一日四命格。
青莲的一些天才修行者,也有不少人做到过一日两命格,乃至三命格的开启。
世上不乏不要命的人,敢于做出这样的尝试。
“不疼?”
陆州掌心压在小鸢儿的命宫上。
稍稍加大压力。
命宫如常。
他再次加大压力,小鸢儿的脸色稍稍一变,有了反应。
陆州收掌说道:“应该是你常年修行的积累所致,厚积薄发,才做到的一日三命格,按照当前的强度,你还能再开一命格,但为师建议你,可以等等。”
“哦。”小鸢儿点点头说道,“徒儿听师父的。”
陆州取出一颗命格之心,说道:“这是九爪黑螭的命格之心,下一命关的前两命格都可使用。”
小鸢儿接过那颗命格之心。
那命格之心像是黑色的明珠,棱角分明,光芒若隐若现,仿佛散发着某种魔力。
“谢谢师父。”小鸢儿乐开了花儿。
“好好修炼,开命格没必要急于一时。”陆州说道。
“哦……那我明天再开。”
“……”
陆州起身离开。
门口的海螺茫然地道:“师父……”
“你也好好修炼。不用担心命格之心。”陆州说道。
“是。”
刀痕
陆州用余光瞄了一眼角落里的小火凤,还有一颗圣兽的命格之心留作备用。
兽皇级的命格之心不缺了,现在还缺一些高等,中等,以及低等的命格之心。
回到东阁。
陆州做了一个决定,再入未知之地。
与未知之地相比,现在的魔天阁,反而比较显眼。
司无涯的死,给他敲了一记警钟。
于正海要不是无启的特性,只怕难逃一死……那天观测于正海,从他受的伤来看,就不是轻伤。
未知之地广袤无边,反而适合游走,积累资源,提升修为。
最重要是激活他们身上的太虚种子。
老四明世因的太虚种子已经激活,如果推论正确的话,其他徒弟的太虚种子,也需要天启之柱的认可。
所以,前往天启之柱,势在必行。
陆州取出紫琉璃,调动元气,催动了一下。
紫琉璃果然又变强了三分。
“十大天启之柱的琉璃珠,果然来历非凡。”陆州说道。
当初从叶真手中获取此物之时便觉得不简单。
如今得到了验证。
不过接下来,要再去天启之柱的话,就得谨慎一些了。
陆州催动紫琉璃,进入修炼状态。
……
魔天阁第一时间将消息传给了远在神都皇城里的昭月和花月行,以及黄莲的诸洪共。
昭月安排好宫内的事宜之后,来到太后的寝宫与之告别。
太后一听昭月要走,抓住了她的手,颤颤巍巍道:“孙儿……孙儿……”
可能是年纪大了,意识也有些混乱;也可能是没睡醒,没有人认清楚,说起了胡话。
昭月伏在太后的耳畔低声说道:“奶奶,我会回来的。”
“沉儿……”太后抓着昭月的手,不断地念叨着。
昭月叹息一声。
站了起来。
太监李云召低声道:“公主,太后这些天没睡好,您多担待。”
“没事,你和蓬莱门黄岛主说一下,如果可以的话,让他来见一见吧。”昭月说道。
“喏。”
昭月转过身,离开了寝宫。
李云召跟在身后。
昭月说道:“奶奶喜欢上午晒太阳,中午喝茶,你每天照做;”
“喏。”
“奶奶喜欢听小曲儿,不过别去顺天苑,要在景和宫里听。”
“喏。”
她停下脚步,又摇了摇头,其实说这些都没用,李云召侍奉太后多少年,比自己了解的多得多,没必要担心太多。
她迈开步伐,朝着宫外走去。
李云召捋好袖子,严肃地跪倒,伏地,双掌交错,额头触碰手背。
默念一声,恭送公主。
……
黄莲。
皇家别苑中,诸洪共正与载洪皇帝有说有笑。
赵红拂从外面疾步走了进来。
“陛下,八先生。”
载洪皇帝笑着道:“红拂姑娘不要客气,自家地方,随便坐。”
赵红拂单膝下跪,说道:“阁主有令,召八先生回魔天阁。”
载洪和诸洪共愣住。
载洪皇帝站了起来,说道:“诸爱卿的师父,叫爱卿回去?”
赵红拂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严肃道:“是。”
载洪回身道:“要不把尊师接过来……朕将这皇位让给尊师,怎么样?”
“陛下,这不是皇位的事,阁主又岂会在意这些东西。”赵红拂说道。
诸洪共咬了一口水果说道:“那是为何?”
赵红拂锁着眉头,略显悲伤地说道:
“七先生……归天了。”
嗒。
诸洪共手中的梨子,掉落在地,滚了出去。
诸洪共向后一摊,只觉得头晕目眩……
下午。
诸洪共慢悠悠地醒了过来。
“贤弟,你可算醒了。”载洪拍了拍胸口,紧张地道。
诸洪共连忙爬起来,推开御医和宫女,说道:“红拂,红拂……回,回魔天阁!”
载洪叹息一声:“真要回去?”
刚问完,只听得诸洪共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嘴里不断地念叨着,七师兄……
载洪安慰道:“哎,人死不能复生,朕能理解你,节哀顺变。朕亲自送送你。”
翌日一早。
逆行的轨迹
赵红拂和诸洪共携带大量的玄微石,踏上了符文通道。
……
魔天阁。
诸洪共和赵红拂出现在符文通道上。
符文通道旁,魔天阁诸多弟子早已在原地等待。
孔文第一个走了上去,道:“拜见八先生。”
表情严肃的诸洪共,突然五官扭曲,大哭了起来,往符文通道外一扑,哭着道:“七师兄……你死得好惨啊!我的七师兄啊!”
“……”
哭是真心实意的,眼泪是真真切切的,鼻涕也是真的……就是场合和架势,令在场之人当场懵逼。
也许是大家都悲伤过了,心情早已收拾好,不想永远沉浸在不好的情绪里,又或者无法融入老八这样夸张的哭泣中,只得叹息摇头。
“我要去见师父。”
诸洪共擦干眼泪,去了东阁。
孔文看着一马车的玄微矿石,惊叹道:“这是……玄微石?”
赵红拂说道:“这几年,八先生一直没敢偷懒,每天带不少人挖掘玄微石。基本都在这里了。”
说完,她跟着叹息了一声。
只可惜,最善于安排这些东西的那位智囊,已经不在了。
纵然有再多的宝贝,也无法让人提起兴趣。
呼。
虞上戎抱着长生剑,出现在空中,说道:“将玄微石,送到天武院。”
“是。”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虞上戎看向颜真洛和陆离,说道:“是否已经准备妥当?”
颜真洛说道:“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明日一早,魔天阁大殿前,集合。”
“是。”众人躬身。
……
诸洪共哪里敢去师父那里哭泣,而是一个人去了后山,在思过洞中待了一个晚上。
到了第二天早上,才有女弟子过来,说道:“八先生,阁主在等您过去。”
诸洪共爬了起来,离开了思过洞。
来到魔天阁外。
看到了同门,以及魔天阁所有人都在场……唯独少了一人——司无涯。
悲从中来,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众人:“……”
“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站在众人身前,负手而立的陆州开口训斥道。
诸洪共立马止住了哭声,擦干眼泪。
“师父,我们……我们这是要去哪儿?”他一脸懵逼地道。
明世因来到他身边,胳膊肘捅了捅说道:“呆子,别在师父面前提老七,师父可比你伤心,魔天阁已经不安全了,怕是会被被太虚盯上,我们必须得去未知之地。”
“哦。”诸洪共点头。
于正海来到诸洪共身边,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道:“你七师兄可不喜欢你这样子。”
“知道了大师兄。”
众人集合完毕,一切就绪。
这时,陆州开口道:“召你们集合的原因,想必你们已经清楚,多余的话,本座不再赘述。”
大殿前,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看着陆州。
陆州继续道:
“当初,本座收你们入魔天阁,是看重你们的本事和能力。未知之地,凶险异常,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如今,本座再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是去是留,自己抉择,本座绝不阻拦,绝不怪罪,绝不强求。”
言罢。
负手转身。
众人面面相觑。
于正海,虞上戎,端木生等魔天阁弟子,向前一步,站在了一排,答案不言而喻。
四位长老站在第二排。
冷罗最先开口:“无聊的选择题。”
他走向于正海等人,其他三位长老,几乎没有思索,便走了过去。
接着,左右使,三位护法,以及潘重和周纪峰,花月行,赵红拂,进入队伍,露出笑容。
孔文笑着道:“阁主,在场没人比我更熟悉未知之地,我愿意继续鞍前马后……嘿嘿。”
四兄弟入队。
“好。”
陆州转过身。
“还有我……”自由人秦奈何从远处飞掠而来。
秦奈何落在了人群当中。
那些衍月宫女修本想也入队,陆州则是挥挥手,说道:“本座不是不留你们,而是你们修为不够,入了未知之地,凶多吉少。”
“阁主!?”众女弟子跪地,露出沮丧的表情,甚至有人抽泣了起来。
带她们去未知之地,没有任何益处,反而会害了她们。
“魔天阁里的东西,你们随意挑一些。”
陆州目光扫过魔天阁大殿,看着那明晃晃的屏障,补充道,“本座只是离开一段时间,他日回归之时,便是魔天阁辉煌之日。”
叶天心说道:“姐妹们,不如你们先回衍月宫,我答应你们,一定会回去接你们!”
那些女修们才破涕为笑,纷纷站了起来。
陆州说道:“于正海,你带着狴犴。”
“是。”于正海说道。
“昭月,你带着英招。”
“是。”
“至于……帝江,海螺,你暂且带着吧。”
海螺注意到师父用了一个词语“暂且”,会意点头道:“是。”
其他坐骑各有主人,便没必要再说明。
陆州唤了一声白泽,道:“出发。”
魔天阁集体躬身:“是。”
这是有史以来,魔天阁最大规模,最齐整的一次集合和行动。
魔天阁集体离开的消息,迅速传遍大炎。
云天罗三宗的宗主,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可惜的是,魔天阁早已人去阁空。
天宗宗主南宫卫,向修行界发出警告,不得任何人觊觎魔天阁的财物和宝贝,一时成为大炎修行界不成文的规矩。
那天傍晚。
金庭山里里外外,汇聚了大量的修行者。
有曾经与魔天阁为敌的十大名门,有后来与魔天阁结交的两大书院,也有姬老魔众多的狂热粉。
他们像是约好了似的,没有人趁机夺宝,有贼心的也没这个胆子,有的只是敬畏。
金庭山脚下。
一位年轻人,朝着魔天阁的方向,三跪九叩,虔诚如斯。
好奇的修行者问道:“你是魔天阁的什么人?敬畏可以,没必要下跪。”
那年轻人表情严肃,略带悲伤,掷地有声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男儿大丈夫,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
“???”
“我叫李云峥,我来给老师送行。”
没人听懂他的话。
只是摇摇头,得,又一个狂热粉疯了。
这时,一名修行者,掠到空中,朗声道:“这是七先生,赠予大炎修行者的一番话!”
哗啦————
书页漫天,飘向四方。
汇聚在一起的修行者,纷纷捡起那些书页,好奇地看了起来。
那名修行者看着魔天阁的方向,喃喃自语道:“七先生,可惜我来晚了,没能将东西交给阁主。我这么做,也算是完成了您的遗愿。”
PS:太难写了,写了删,删了又写,为了推进又不能太突兀累死,求票,双倍期间,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