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一百一十八章 人的悲歡並不相通看書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不许动!”
“原地蹲下!双手抱头!快快快!”
“干什么呢!说的就是你们!还想跑?!”
伴随着尖锐的警笛声,一辆接着一辆的警车在冬木大桥附近急刹停下,然后就是车门纷纷打开,一群气急败坏的警员们鱼贯而出,咆哮着冲向了那群不知死活,非法集会的外籍人士。
到底还让不让人活了,白天也不消停,夜晚也不消停,所以说这群疯子到底是来冬木市干什么的?!
看守所自前些日子开始,就一直都是人满为患,已经不仅仅是满负荷运转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而是一个VIP单间就得塞进去好几个人……这简直就是破天荒的事情,真的是没有比这更加魔幻的了。
明明新的一年才刚刚开始,而上一年也才刚刚结束不久,年度沙雕新闻的竞争就这么激烈了吗?
看不懂!完全看不懂!毕竟正常人怎么能够理解沙雕的世界?
不过看不懂归看不懂,重拳出击狠狠制裁却是绝对必要的,而伴随着警察叔叔的到来,现场的非法集会人士们几乎是瞬间作鸟兽散,四下逃窜,一片混乱。
在这么混乱的场面之中,想要浑水摸鱼的逃跑,着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毕竟警察人数太少,而非法集会人士们的数量又太多,就算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也不可能全部抓回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跑掉自然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但是反过来,不可能抓得完的同时,也必然不可能说所有人都跑得掉,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总会有人倒霉的在混乱之中被警察首先盯上,也正是因为他们吸引了条子的注意力,才能够让其他人有逃脱的可能性。
“别!别抓我!我才刚刚被放出来!”
有人绝望的大叫着,然而根本没有办法,三下五除二的就被一个年轻的警察按在了地上,他的脑袋也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摁住,扭曲的脸颊也因此紧紧贴上了冰冷的地面。
一瞬间,不管之前是惊惧绝望,还是世界观粉碎什么的,所有其他的情绪想法都在此时此刻被一扫而空,只剩下了满满的惊惶,恐惧屈辱使得他脸色扭曲煞白,还带着一丝丝的狰狞。
当然,不仅仅只有他自己,其他人其实也都是一样,只是他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情和时间去关注其他人就是了。
“刚刚才被放出来,竟然还敢来搞事?!”按住这个教会代行者的年轻警察,却是显得比他更惊且怒的样子,手中又下意识的多加了一分力道。
“不、不是,我就是……就是来看看……”被按在地上摩擦的人语无伦次,羞愤交加的挣扎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见人了,毕竟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羞辱?
作为排除异端的“代行者”,教会专属的处刑人!
为了痛斥吸血鬼、魔兽和魔术师这些“不存在于圣堂教会的教义内的异端”的纯粹的战斗人员!
他的武器是冷的,他的血是冷的,就连他的心也是冷的……
在这人心冷漠无情的世界,在雪夜里被按在冰冷的地上,他的心……好寒!
“来看看?这就是你们这群家伙闹事的理由?!”按住他的年轻警察的声音分贝瞬间提高了不少,手上也再度用力了几分,似乎是下意识的想要将这人的脑袋给捏爆,或者按进泥地里一样。
他无疑是极其愤怒的,自己入职不久,年纪轻轻,不说什么前途远大,多少岁多少岁可以有希望晋升到什么位置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但至少自己的确还是个年轻人吧,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吧?
然而就在最近这几天,自己居然就开始脱发了……
每天早上起床,就发现枕头边上多出一大把头发,照照镜子也发现自己的发际线明显出现偏移……那该是一种多么绝望的事情。绝望的年轻警察自然就联想到了这段时间里,局子里的老前辈们抱怨过的问题。
——加班!
没错,就是因为这些天总是通宵达旦的熬夜加班!
甚至于回家了之后,才刚刚睡下不久,马上就会被一个突如其来的紧急电话呼叫回去!
那么罪魁祸首呢?就是眼前的这群人!
这已经不是警察的职业操守的问题了,事实上要不是还有职业操守的话,年轻警察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掐死眼前的这个混蛋,最好就是来一个就干掉一个。
“你——!!士可杀不可辱!我和你拼了!”那个教会的代行者也终于是红了眼睛,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他愤怒低吼出声,眼睛里布满血丝,体内的澎湃力量开始鼓动起来。
他决定豁出去了,无非就是一死,与其继续留下来受辱,不如拼死一搏,迎接荣耀的死亡!
他有着卓越的身体能力,以及特化的针对吸血种的强悍技能,能够熟练运用各种冷热兵器,乃是教会下属异端审问骑士团的得力成员,讨伐异端的精锐部队之中的精锐,凭什么要受这样的鸟气!
这些所谓的人类社会的警察,不过是区区狗仗人势的东西罢了,竟也配羞辱于他?!
“你说什么?”年轻警察怒声说道,手中再度用力。
“啊!没、没什么,别!别别别,大哥,大哥我错了……我的手要断了……”教会代行者惨叫出声,声音都稍稍变形了,连连求饶。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丈夫能屈能伸,他努力的在心中一遍一遍的这么告诫暗示着自己,同时脸上努力的挤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
当然,还是那句话,并不仅仅只有这个人遭殃,其他不少人来不及跑的也都被按在了地上,或者干脆就是已经被扭送上了警车。
“布拉德卿!斯图卢特卿!”
爱尔特璐琪好不容易才拉住了朱月,但是耽搁的时间总归是使得她们失去了宝贵的先机,眼睁睁的看着其他的死徒、魔术师、教会人员,各种各样的人们抓住机会纷纷溜号,现场瞬间变得空空荡荡起来。
而她们母女俩作为剩下的为数不多的非法外籍人士,又是这么的显眼,自然第一时间被一群怒气冲天的执法者们注意到了,当有一辆警车向她们的方向调转车头,飞驰而来。
黑姬脸色微变,但是终归见惯了风浪,所以迅速恢复了平静,低声喝道,呼唤了自己的两位忠诚的护卫的名字。
黑骑士和白骑士同时对视一眼,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姬君殿下,请你们尽快离开吧,这里就交给我和布拉德即可。”黑骑士斯图卢特一脸认真地说道,挺起了胸膛,骑士乃是君主之剑,自然要为主人分忧,眼下正是挺身而出之时。
白骑士布拉德也是连连点头,满脸容光焕发的神色,眼眸之中熠熠生辉,挺拔的身姿理所当然的散发出一种莫名的荣耀感……这是黑姬殿下的意愿,同时也是为了月之王大人而效劳!
两人同时转身,向着奔跑过来的几个警察主动迎了上去,一黑一白两位骑士带着这种荣耀的使命感,走向了人生的阴暗面,准备迎接第二次蹲局子的命运。
而白翼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刚刚复活的他,只是恢复了伤势,却没有恢复状态和损耗,现在还是瘫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
尽管没有反抗的能力,可是这样的奇耻大辱还是使得他极为愤怒,目眦欲裂,忍不住的破口大骂,奋力挣扎,抗拒被押送上警车……
结果自然是更加丢脸的,他手舞足蹈,大吼大叫,却还是被几个警员分别抓住手脚给抬到了警车上,那模样简直像是生猪刚刚从屠宰场里出栏的样子……这一幕让最后离去的朱月也是不禁脸皮抽搐。
她本来还很不理解,不知道爱尔特璐琪为什么会阻止自己,毕竟那位超脱凡世的“神明”既然之前没有和自己计较,那么之后也没有理由会因为自己的清洗而有什么反应才对。
毕竟她又不是对人类出手,不是准备毁灭现有的世界,只是想要清理一下自己的门户,顺便干掉一些刚刚冒犯自己的小虫子而已,即使是多少有一些泄愤发泄的意味,但是这个总该惹不到对方吧?
然而现在,月之王终于明白了过来,感觉有些风中凌乱。
以她的眼力,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那些执法者身上的某些规则波动,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决定不遵从人生三大错觉之一的怂恿,冲动上前去碰一碰,而是果断的跟着自己的“女儿”消失在夜间的黑暗。
接下来的现场就只剩下了各种怒骂,哀嚎,痛呼……
场面一片混乱,让人觉得好像是来到了菜市场一般。
警察们身上的执法权限依旧在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轻而易举的压制着试图反抗的犯罪嫌疑人身上的神秘力量——
不管是在血液之中蕴含着的非人基因潜能,或者魔术回路之中流淌着的魔力,再或者是圣遗物赐予的恩惠,都被无形的射线轻易洞穿,然后剔除,像是锋利的手术刀在医术精湛的主刀大夫手中,轻而易举的切除掉不必要的病灶一般。
而且他们身上的认知滤镜也同样还在发挥作用,所以对被血色染得赤红一片的未远川,以及海岸之外的无数断肢残臂,各种各样的狰狞异形魔怪残留的血肉尸骸,所堆积而出的尸山血海,皆是视而不见。
仿佛在警察们的世界里,一切都是正常的,就只有这群大晚上不睡觉,聚众斗殴的疯子才是不正常。
“该死的!其他人呢,都跑了?”
尽管警车都塞不下了,带着的手铐都不够用,必须分几批才能够将逮住的不法分子们通通装回去,然而领队的警官对于这样的成果并不满意,他抓下警帽,愤怒的摸着自己的发际线,感觉前额又变得光滑了一些的样子。
他愤愤的看向四周,发现比起刚刚的大片人群,现在留在现场被自己等人抓住的,的确是少数,其他人都趁着混乱跑掉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警员的人数真的是太少了,毕竟就是按照冬木市的编制来的,谁会想到在今年冬天,会闹出这样的幺蛾子。
想了又想,还是觉得不太甘心,警官冷笑着环顾四周一圈,接着目光定格在刚刚被两个警察监督着走过来,背拷着双手的壮硕男子的身上,他认得这个人,因为对方之前就进过一次局子不说。
而且这个人就是在看守所里,也一直都在坚持闹事,每天都在上演真人PK的那种人,属于特别麻烦,让人头疼的特别案例,警官先生自然认得对方。
男人的身份其实死徒二十七祖的第十八席,复仇骑安翰斯,只为复仇而活的骑士。
杀死作为自己主人的前任第十八位,继承了其席位,而且憎恨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的吸血种,虽然是死徒二十七祖中的一员,但却有着身为人类对消灭死徒的执着,因为这个目的,他狩猎其他的“祖”们,并且与圣堂教会有着一定的合作关系。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更是他为什么在看守所里都每天打架斗殴的原因。
只要是面对把自己变成了这副鬼样子的吸血种,他就无法克制心中的强烈憎恶与仇恨,当然会悍然出手,看守所和法律已经阻止不了他了!
“安翰斯!”
警官先生来到这个让自己唯一有印象,也特别头疼的麻烦人物身前,冷笑着叫出这个死徒之祖的名字。
复仇骑士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就像是面瘫一般,表情眼神都毫无变化,就连疑惑之色都没有表现出来丝毫。
警官先生也知道这个铁血坚毅的男人的性格,因此也不浪费时间,直接低声说道:“我是真的讨厌你们这群无法无天的家伙……刚刚跑了很多人,告诉我他们在哪里!”
他想了想,大约是觉得就这样子什么好处都没有,就让对方老实交代供出同伴不太现实,于是又开口补充了一句——
“虽然我不可能直接让你回去,但是现在举报有奖,就算是你是他们之中的一员,也是一样的,只要线索有效,一个人就有十万円的奖励……”
复仇骑士皱起眉头,他当然不会觉得那些人和自己是同伴,所以就算是供出来,他也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要是可以借此打击一下自己的敌人,自然就是最好的了,他并没有什么排斥的。
只不过,敌对阵营的那些该死的吸血种,他却是不太清楚敌对阵营的情报,因为要是他知道的话,之前早就杀上门去了,不会拖到现在……最多也就是有几条模糊的线索而已,并不准确。
除此之外,他唯一精确掌握的就只有和他保持着一定的合作关系的圣堂教会的情报了……不过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就算是教会和他也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而已,要是他没有价值了的话,教会保证会第一时间杀了他。
一念至此,安翰斯也没有了什么心理负担,他冷漠的看着眼前的警官先生:“他们是我有过命交情的同伴,区区十万円就想要让我们出卖他们?”
“切,真是麻烦……”
警官先生顿时恼火的瞪了他一眼,认为这大概就是拒绝了,于是转身就准备去问问其他人,不想继续浪费时间。
“等等。”复仇骑士却是叫住了他,“你不是想要知道他们的情报吗?为什么要走?”
“嗯?你不是说不会出卖他们吗?”警官有些疑惑的回过头来。
“不是,我的意思是——得加钱!”
……
……
山丘之上的教堂。
被吵醒的银发修女皱着眉头,看着出现在礼拜天的有些狼狈的身影:“你怎么回来了?被放出来了吗?”
“你这疯女人,还好意思说!!”吉尔伽美什的猩红眼眸之中满是暴戾的怒火,他死死的盯住眼前的少女御主,“你是没有想过我还能够活着出来吧,是这样吗?!”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如果不是这个疯女人不去保释自己!自己怎么会受到这么多的屈辱与折磨!
奔波一晚上都没有结果,没有能够成功的一雪前耻,反而还被人打爆了自己的御座,又被接二连三的风波打击得晕头转向,最后甚至在刚刚放出豪言的时候,就听到了警察正在赶过来,所以想也不想的就逃跑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现在平静下来的英雄王感到极其愤怒,一张俊脸都几乎要扭曲到狰狞了!
这个污秽的世界……本王终有一天要彻底摧毁它!
所有冒犯本王的人都得死!
“吉尔伽美什!注意你的言辞!”卡莲的神色一片冰冷,她举起右手腕,露出上面还剩两划的魔术刺青,“你是不是忘记了教训,要我好好提醒你一下,帮助你回忆起来吗?”
“你除了令咒,还能够有什么本事!”英雄王怒极而笑,眼含杀机,“来吧!你也就只有这些依仗了,还有两次机会,小丑!好好把握住,因为本王必定要杀你!”
“……”
“……”
卡莲沉默了下来,好半晌之后,放下了手腕,没有用令咒下达命令,而是转身走回了内室之中。
英雄王顿时狂笑出声,他成功震慑住了这个疯女人!
她终于害怕了,知道没有令咒她就什么都不是,根本无法威胁自己!所以自己夺回了主动权!从现在开始,就是自己说了算了!
“喂,是警察局吗?我要举报……”
这个时候,在教堂的内室里,修女小姐拿起了话筒。